当前位置: 黑河市夏瓶公司 > 万象 > 直播带货的80后女副县长唐翔:有同事提醒我,怕我引起负面舆论
随机内容

直播带货的80后女副县长唐翔:有同事提醒我,怕我引起负面舆论

时间:2021-01-10 08:40 来源:黑河市夏瓶公司 点击:163

近日,安徽安庆市委书记魏晓明主持召开基层代表座谈会,听取基层代表对“十四五”规划编制工作的意见建议,安徽“80后”女副县长唐翔,以“抖音网红”的身份受邀在会上发言。

唐翔出生于1983年,原任国家知识产权局三级专利审查员,去年4月开始挂职担任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副县长。去年9月,她开通“唐县长爱太湖”抖音账号以来,收获了20万粉丝,短视频播放累计9040万次,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。

官员直播带货与流量“网红”有何不同?有质疑声音怎么办?如何看待“网红”标签?近日,唐翔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。

她表示,直播相当于把自己“晒”在了公众面前,全方位接受大家的点评,如果有一点瑕疵极容易被无限放大。

谈及“网红”等标签,唐翔说,体制内一些人对运用新媒体还是比较保守的,如果领导不认可,“网红”就是个贬义词,就成为创新工作方式的阻碍。“曾经也有同事提醒我,要注意政治前途,怕我会引起负面舆论,幸而县里主要领导一直支持,他们说知道你是为了接续乡村振兴,你认为对的就可以坚持。”

唐翔认为,疫情期间领导干部直播带货只是非常之举,带货的主体最终还是应该回归企业自身,县长带货只是起个表率作用,提升企业的电商意识。

谈官员走进直播间

“把自己‘晒’了公众面前,全方位接受大家点评,如果有一点瑕疵极容易被无限放大”

新京报:第一次直播带货时,紧张吗?

唐翔:今年疫情期间,很多领导干部走入了直播间。我们太湖县政府主要领导的新媒体意识、电商意识比较强,提议和我们三位副县长一起组成“四人县长天团”,4月初做一场直播带货。我就从3月开始用了我的抖音号“唐县长爱太湖”为直播预热。

第一次直播是在户外,太湖县的花亭湖上和大别山间,想强调我们好山好水出好货。原来从来没做过,所以很紧张,也感觉很新鲜,开播前还彩排了一次。当时我就是一个抖音“小白”,什么都不懂,根本不知道还有防抖云台、提词器这样的工具,帮忙的同事拿了一大叠纸,站在旁边,每张纸上写的都是大字,提示“你该唱歌了”,“你该讲解制茶工艺了”,“你该推荐哪款产品了”。

第一次直播效果不错,在线观看量171万多人次。那阵子考虑到售后和后续推广,几乎每天晚上把手机支在床头柜上,自己坐到小马扎上,开播。后来就慢慢坚持了下来了。

新京报:听到过“不务正业”等质疑的声音吗?

唐翔:几乎所有走入直播间的领导干部,都会听到一些质疑的声音。大家都是白天工作,晚上或者周末等业余时间挂在网上,直播、拍视频、剪辑。我的直播打赏也都是用来资助当地贫困家庭。

我们的日常工作不需要总展示在网上,需要高调宣传的是我们的品牌和旅游招商资源。但网友看不到我们白天在干什么,只是看到了直播间和短视频里的我们,所以有的会认为不务正业,比如有人留言“你整天就会拍抖音,你能不能下乡去看看贫困户?”“你就是在作秀!”

我们安徽另一位直播带货的副县长说,“直播就像在刀尖上跳舞”,我也有同感。直播相当于把自己“晒”在了公众面前,全方位接受大家的点评,如果有一点瑕疵极容易被无限放大。因此,对领导干部而言,走入直播间需要强大的勇气、过硬的心理素质,还要有良好的自我修复能力。

谈坚持

“最好的方法就是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,用结果来回应”

新京报:有没有特别委屈的时候?

唐翔:为了配合相应的景点和特色宣传,我拍过穿汉服的视频,也拍过穿旗袍的视频。今年五一,推荐一个贫困村的景区时,我就拍了一个穿旗袍的短视频,旗袍是过膝的长款,跟景区的古民居风格也很契合。

这个视频后来发到抖音上,有人看到后评论说“你不是卖风景,你是卖风情”。看到这个留言,我真的很难受,差一点就哭了。这之前,负面评论我从来不删,都会去解释去回复,告诉他们自己是在利用休息时间宣传当地,偶尔还会回怼一句,但是这个评论,我直接点击了删除。我觉得,我说再多对方也不会理解,我们的三观、我们的认知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新京报: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?

唐翔:我觉得,面对质疑最好的方法就是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,用结果来回应。一些网友看到我一直在直播,也看到了直播效果,就“黑转粉”了。有几次,有人在评论区说我是不干正事,我还没来得及回应,几个网友竟然一起回怼,“人家把我们太湖县的农产品(000061,股吧)、我们的风景推广出去,这怎么就不是正事了?”

我和几位一直坚持做直播的县领导,抖音名称都是“县长”,比如“陈县长说安化”、“金县长爱山阳”、80后县长组合“大山乐涛淘”等,之所以没有写明“副县长”,主要是因为抖音首行展示有字数限制,名称长了在连麦或者视频播放时会被折叠。前不久有网友在评论区说,“不加‘副’字,你摊上大事了!等着被调查吧!”我刚回应了“那样会被折叠”几个字,就有七八个网友一起回怼:“你就是一个杠精,懂不懂新媒体传播规律?”这些粉丝经常让我很感动,他们是我坚持下来的动力。

新京报:除了这些,还有哪些因素使你坚持了下来?

唐翔:从抖音“小白”坚持到现在,最主要原因是看到了新媒体带来的效果。我对销量不执著,带货很佛系,我觉得,直播间更是一个政民互动的窗口,所以总是去尝试直播间带货之外的功能。

比如4.26世界知识产权日,连麦知识产权专家普及商标专利知识;与黄梅戏演员连线,推广我们太湖县的戏曲文化;高考季,邀请名师进直播间指导高考志愿填报;有网友抱怨医保缴费和报销政策搞不懂,我就拍了一段解读医保政策的方言版短视频。

尝试的效果还不错,医保系列短视频累计播放量已经达到了300多万,把医保工作人员请进直播间直接答疑和指导,也吸引了不少粉丝。现在当地不少网友只要发现太湖县的问题,就爱@我,希望我能关注。前不久,一位网友@我说,发现太湖县洒水车在雨天仍旧往地面洒水,是不是浪费资源。我询问城管部门才搞明白,原来雨天用高压冲洗,更容易去除地面顽渍,而且水量还能比晴天节省30%至40%。我本来想直接在评论区回复一下,后来觉得不看评论的网友仍旧不了解为什么雨天仍要洒水,就拍了一段小视频,反响也不错。

谈收获

“善于使用新媒体、应对网络舆论,这应该是领导干部的必须课”

新京报:有没有做过统计,4月开播到现在,对当地起到了多大的推荐作用?

唐翔:县里做过统计,我直播带货线上线下销售额已经超过1000万,这是我个人的,不包括我带动的电商队伍的销售额。几年前,全县的电商交易额不到1个亿,去年突破了15亿,今年尽管上半年因为疫情受到了一些影响,但1至9月的电商交易额已经达到了14.92亿。也就是说,我们用了去年3/4的时间,已经基本追平了去年的数据。

另外,今年国庆当天,到太湖县的游客占到了安庆地区的一半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不过我想我的推荐也有一定的作用。有网友留言说,“唐县长,我看了你的抖音,才决定来太湖县的”。还有网友说,原来只知道江浙有个太湖,是我让他们知道了安徽还有一个太湖县。

不少网友好奇我的直播间什么样,其实我就是宿舍里摆张桌子背后贴个海报。我发了一个直播间的短视频,有的网友看到后说,县领导的宿舍和直播间原来这么简陋啊,就凭这一点,我想去看一看太湖县的投资环境。也有很多人咨询我太湖县投资政策之类,有的粉丝介绍的招商项目正在对接中。前不久一次电商座谈会,遇到了一家做得很不错的企业,我说“你们发展很快啊”。没想到,企业主说,“你不知道吗?我们是看到你的直播,才开始做电商的”。我们也组织了多次直播培训,包括带货和旅游宣传、政务号打造等多个方面。

其实,对于我们这些走入直播间的干部来说,我们更在意的是线下的适应性调整和发展。就像农产品上行,哪种产品哪种包装更受欢迎,从中可以优化我们的产业结构。还有旅游推介,前不久有网友说,“唐县长,看了你的推荐来了太湖县,可是我乘坐的出租车不打表”,网友的这种反馈有利于提升我们的旅游服务水平。我们的工作从网络开始,但不一定在网上结束。

新京报:在直播过程中,个人的最大收获是什么?

唐翔:直播带货不是领导干部的必须课,但互联网时代,善于使用新媒体、应对网络舆论,这应该是领导干部的必须课。群众在哪里,我们的工作就开展到哪里嘛。例如抖音的用户量很大,领导干部就应该占据这个新媒体阵地,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与群众沟通的方式。

我在直播过程中,最大的收获就是不断锻炼自己使用新媒体、应对网络舆论的能力,摸索跟网友沟通的技巧。

比如总有网友说,“你这么年轻是怎么上去的”?我会回复他,“你应该问我是怎么下来的哦,来太湖县看好山好水,呼吸好的空气,品尝有机农产品,你也可以这么年轻。”有时候兄弟县的景点还会网上喊话邀请我去打卡,我会回复也欢迎到太湖县看千重山色万顷波光,品尝鲜美鱼头汤,反手给太湖县宣传一波,等等。

本来我今年上半年就挂职期满,因为领导认可和群众挽留,我才被安排续延一年,继续运用知识产权助力脱贫攻坚的同时也继续打造太湖县IP。我一直认为,我们的旗帜高高飘扬的时候,旗杆一定是深深地扎在土里。顺势而为,以接地气的方式探索官员在新媒体上的传播力、引导力、影响力、公信力,形成网上网下同心圆,也是一件新鲜又有意义的事情。

谈“美女”“网红”标签

“我个人不喜欢,但是也不会过分抵触”

新京报:今年3月,贵州省长顺县副县长郑秋实直播带货当地的绿壳鸭蛋,引起广泛关注。郑秋实也是“80后”,接受采访时说“美女”是她竭力想撕去的标签,因为工作毕竟不是靠脸吃饭的。同为“80后”副县长,也被不少网友称为“美女”,你怎么看“美女”这个标签?

唐翔:我看到了郑秋实副县长有关“美女”标签的表态,当时我还发了一个朋友圈:“很多时候颜值高反而是劣势,因为别人会因而忽略你的努力,质疑你的成就。我想与生俱来的标签是撕不去的,正视现实并内心强大便好,我们用努力的过程和结果来说话。宠辱不惊,去留无意”。

我拍过一个短视频,配了这样一段文字,“知道天鹅怎么游泳吗?你看它在水上轻松优雅,但在你看不到的水下,它一直努力和挣扎,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”。

直播,真正的功夫是在直播之外,只有踏踏实实的工作,对全县的情况有全面基本的了解,且具备良好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,才不会被网友难住。曾经就有网友考我,点出了太湖县几个村子的名字,问我知不知道这些村子位于哪里、特色产业是什么?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衡量,你这个副县长是不是深入基层?是不是了解情况?我对答如流,他们就心服口服成了我的铁粉。为了不被网友难住,我们也要加倍努力。

新京报:你介不介意被贴上“网红”标签?

唐翔:我只有20万粉丝,算什么“网红”呢?只是在领导干部中,粉丝数量比较多而已。跟“美女”这个标签一样,“网红”这个标签我个人不喜欢,但是也不会过分抵触。

每一位走入直播间的领导干部,都希望自己发的视频能被更多人看到,希望直播间能有更高的流量,因为这样才能更好地推销当地的农产品,更好地推荐当地的旅游资源招商政策,能达到更好的推广效果。个人成为推广当地的一个媒介,个人火了,那么肯定会带动当地的推广,如果因此被贴上“网红”这个标签,这是难免的,没必要过分抵触。

体制内一些人对运用新媒体还是比较保守的,如果领导不认可,“网红”就是个贬义词,就成为创新工作方式的阻碍。所以与其说很多直播的县长抵触“网红”这个称呼,不如说是害怕大家的关注点跑偏,我们更希望大家是通过我们看到我们身后的当地。

曾经也有同事提醒我,要注意政治前途,怕我会引起负面舆论,幸而县里主要领导一直支持,他们说知道你是为了接续乡村振兴,你认为对的就可以坚持。我不介意给我贴上“网红”的标签,只要这个标签能让太湖县成为“网红”。而且我相信除了“网红”、“美女”这样的标签之外,我的标签一定还有“工科硕士”、“专利审查员”、“副县长”、“创作者”、“接地气”、“扶贫”、“助学”、“关爱老人”、“正能量”、“科普”、“安徽太湖”、“亲子”等,我不仅仅只有“网红”那么一个标签。

谈官员直播带货

“只是非常之举,带货的主体最终还是应该回归企业自身”

新京报:你怎么看领导干部直播带货下一步的走向?

唐翔:我想我们首先要明确,直播带货和直播推介是具有不同含义的,后者范围更广,意义更深。

我们上半年就讨论过这个问题,即领导干部直播带货会不会只是一阵风?我觉得,就算是一阵风,风来的时候也要把自己的翅膀张开来,借助风力飞起来,把流量转化成增量,真真实实落在当地,变成老百姓(603883,股吧)的增收,通过线上线下交流促进当地发展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疫情期间领导干部直播带货只是非常之举,带货的主体最终还是应该回归企业自身,县长带货只是起个表率作用,提升企业的电商意识。我们也在了解和实践中帮助电商队伍扩大规模和提升质量,甚至进行新媒体行业的招商。

其实我下半年直播带货很少了,更多的是推广区域公共品牌,用抖音来做旅游招商和政策宣传,有限次的直播主要是针对大型活动和政策专题。我们触网是从带货开始,但是远不能以带货结束。与带货相比,新媒体更是一个非常好的政民互动的平台。

领导干部参与直播推介,如果深入下去我想至少有三点作用,一是有利于宣传当地特产和文化旅游资源,做好城市形象推广,扩大地方知名度,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;二是就像以前的领导干部走进广播热线、电视问政一样,直播平台可以让领导干部跟群众更加直接地面对面交流,面对面解决问题;三是通过这种形式,能锻炼自己的应对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等,促进领导干部能力提升,还能有利于倒逼领导干部深入基层调研,了解情况,掌握更多的县情民情,加强与老百姓之间的互动。

面对舆论生态、媒体格局、传播方式发生的深刻变化,习近平总书记也说过“对新媒体,我们不能停留在管控上,必须参与进去、深入进去、运用起来。”我希望领导干部直播推介能进一步制度化规范化标准化,各级党委政府意识到新媒体的强大作用,应该就会充分利用它,并且支持直播推介的领导干部的工作,维护他们的声誉。

新京报记者 王姝

编辑 何强

校对 赵琳 受访者供图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上内容,由黑河市夏瓶公司收集并整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