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黑河市夏瓶公司 > 财经 > 24元点播,两小时出盗版,PVOD模式在国内并不乐观
随机内容

24元点播,两小时出盗版,PVOD模式在国内并不乐观

时间:2021-01-03 11:47 来源:黑河市夏瓶公司 点击:176

文|犀牛娱乐  胖部

编辑|夏添

《冷血狂宴》上线视频网站,时隔两年后,依然逃不过争议缠身。

争议当然首先来自郭敬明。他今年大举“回归”,除了“院转网”的《冷血狂宴》,导演作品《晴雅集》将于12月25日上映,还有一部监制的《如果声音不记得》在《冷血狂宴》上线同日已登陆影院。《爵迹》之后四年,这几部作品将重新考验郭敬明在电影市场的号召力。

其中,号称投资7亿、集结了包括吴亦凡、陈学冬、陈伟霆、郭采洁、林允、王源、王俊凯、易烊千玺等诸多流量明星的《冷血狂宴》电影宣布“院转网”,看似在有所降温的PVOD(即视频点播,一种付费点播形式)市场已经形成了“降维打击”,但情况或许没有那么乐观。

从作品来说,一方面,近期的“院转网”给受众留下的印象是“不是烂片,就是文艺片”,从同类内容到这部电影都带来了比较负面的预期;另一方面,具体到《冷血狂宴》,据传7亿的体量很难通过线上实现盈利。

而从该片的PVOD模式来说,“非会员24元,会员12元”的点播价格已经是此前最高价格的一倍。犀牛君观察到,上线2小时后,网络端已经出现大量高清下载资源,这一市场现象显然意味着网友付费欲望较低,排除电影本身的原因,也能看到国内PVOD模式遭遇了水土不服的问题。

《冷血狂宴》的上线,成为观察后疫情时代“院转网”困境的一个视角。

《冷血狂宴》会“冷” 还是会“狂”?

时针调回到2018年6月,原定《爵迹2》的上映前期,市场反馈并不算乐观。

投资1.5亿的前作《爵迹》票房口碑双双惨败,票房3.82亿远不及预期,豆瓣评分只有3.8分,直接导致第二部项目公开之后遇冷。

从当时的宣传来看,片方主打真人CG技术的升级,郭敬明曾表示希望“《爵迹2》在视觉效果的呈现上弥补第一部的不足”,仅采集演员面部动捕扫描点的相机就从前作的80台增加到了200台。

但首发预告之后的反响并不如人意,不少网友直言其特效“渣”,甚至不少片中的主演粉丝都对这版预告不满,认为“丑”到自家偶像都不能被认出。

随着电影撤档,《爵迹2》到底成色如何成为悬案。直到两年后“院转网”并更名《冷血狂宴》,犀牛君花了12元买票,终于看到了这部来迟两年的电影。

先说说此前备受关注的范冰冰戏份,鬼山莲泉的所有面部CG被整体修改完成“换头”,从片尾字幕可以看到,台词也由一位名为刘子纯的文替重新完成。按照原设定,鬼山莲泉是第二部的核心人物,但从成片看和银尘(吴亦凡饰)、麒零(陈学冬饰)戏份持平,应该也做了重新剪辑。

CG升级应该说是可见的,人物表情生动程度和动作流畅度相比第一部都有进步,主要演员也基本认得出是谁。虽然不代表达到了多高水准,但制作费确实在燃烧,有一些画面也能看到导演的想象力。

但前作的诸多问题依然存在。首先就是在叙事上,电影再度默认观众对故事有先期了解,很多嗨点都是为书迷准备的,比如最后吉尔伽美什现身的画面,每一步会踩出水、火、土、风,暗示他四系全能的天赋,但如果不了解只会觉得电影有许多无效信息。同时,虽然经过CG捕捉,演员们也很难说贡献了哪些值得回味的场面。

相比于其他IP改编,“爵迹”系列复杂的故事线也让三部连续性极强,导致单片叙事比较零碎。尤其是所有三部曲里最难的第二部,往往会因为承上启下而失去独立性,在《冷血狂宴》里尤其明显。第一部要救的吉尔伽美什,这一部依然连个脸都没露。

而从市场角度来说,《冷血狂宴》“院转网”的表现同样面对质疑。

一方面从作品定位来说,这部为大银幕打造且主打视觉的电影,在小屏幕上线本身已经失去了其最大优势,“真人CG”的质感在这种播放环境下更像是动画片。最直观的问题就是该片本身的色调为暗色系,对小屏幕观众谈不上友好;此前有调色师提到,他们在为网络电影调色时会打开灯,尽量模拟受众观看环境,但《冷血狂宴》在这一环反而是失分的。

另一方面,应该说《冷血狂宴》“院转网”的最大卖点就是明星流量,但能否兑现目前也存疑。

首先是从2018年至今,流量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。2018年的海报也能看出,吴一凡和陈学冬是绝对男主,而易烊千玺仅仅作为TFBOYS之一出演了一个客串角色。

而两年后,凭借《少年的你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和“街舞”系列完成华丽转身的易烊千玺,却被放在了海报最上面,显然有意以此揽客,但易烊千玺的粉丝会在偶像转型实力派的关键阶段认下这部旧作吗?

有转型需求的不仅是易烊千玺,从目前的应援情况看,各家粉丝的反响都堪称冷淡。这当然也有目前流量势能下降的原因,粉丝打榜的风气也渐渐退潮。

平台还特别为《冷血狂宴》粉丝打榜开放了“魂力榜”活动,规则是各家粉丝通过线上购票和观看花絮预告片方式获得“魂力值”。每张线上观影票可获得20点魂力值且可多次购买(上限200张);而后一种方式要观看30分钟才可获1魂力值,基本可以不纳入考量。

截至12月4日18时,排名第一的吴亦凡累计获得530168魂力值,意味着粉丝大约购买了2.7万张票;而排名第二的易烊千玺已经只有111805,第三郭采洁获得了67501魂力值,这个数据对比他们的粉丝数可谓九牛一毛。

视效弃守,流量失位,当《冷血狂宴》终于以PVOD模式直面市场,遇“冷”的可能性是大于“狂”的。电影上线三小时后,在微博上仅有#冷血狂宴#一个热搜,最高排到了第16位。

后疫情时代 PVOD模式有多少想象力?

《冷血狂宴》是今年第19部“院转网”电影。

春节之后两个月内的三部,分别趟出了两种路径。一种是在抖音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上线的《囧妈》和《大赢家》,以免费播放来实现平台拉新促活,播放数据都相当漂亮,《大赢家》三天内正片总播放量突破了9800万,总观看人群达到了十亿票房量级电影的程度;另一种是《肥龙过江》,通过高端付费订阅即PVOD模式盈利。

这三部电影之后,“院转网”内容声量已经有所下降。

一是体量上开始向中小文艺片偏移。如《春潮》《财迷》这些电影大部分以“非会员12元,会员6元”的标准费用提供PVOD点播,也有如《灰烬重生》《无名狂》等供视频平台VIP会员免费观看。这些电影因为制作成本不高,平台基本可以覆盖80%到100%的制作成本,《春潮》等几部作品的播放效果和收入还超出平台预期。

但PVOD的局限性也更加明显。比如官宣成本3亿的《征途》,上线3天入账4262万,在“网络电影”这个范畴成绩相当喜人,却基本已经触及网络端天花板,很难满足大制作覆盖成本的需求。或可作为参考的是,今年网络电影最高票房是《奇门遁甲》,截至11月15日入账5641万。

在天花板的阻隔下,行业更多在探索文艺电影与“院转网”的契合点,而非从播映效果到回收成本方面都很难匹配的大片。而豆瓣评分5.1的《征途》,也给观众留下了“烂片才会转网”的初步印象。

回到《冷血狂宴》,这部电影以超出PVOD电影此前价格一倍的高价上线腾讯视频,算的不仅是经济账,更结合郭敬明作品近期排播策略和相互联动影响、包括为片方及时止损等多方面做了通盘考虑。但即使其对网络电影天花板实现一些突破,基本可以判断该片很难实现盈利。

那么有没有可能效仿北美,搞“院网同步”呢?

华纳刚刚宣布,其2021年北美上映的全部17部电影将同步登陆HBO Max,包括《沙丘》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《黑客帝国4》《猫和老鼠》《招魂3》《新自杀小队》等多部重磅大片。而此前,他们已经宣布今年12月25日上映的《神奇女侠1984》将以这种方式发行。北美影院失去窗口期的消息公开后,北美影院股整体下滑,AMC股票暴跌16%。

“不讲武德”的华纳表现出了如今好莱坞对院线的态度。疫情之下,六大分别发展自家流媒体倒戈院线,北美流媒体与院线之间的主被动关系正在扭转,此前迪士尼已经宣布将《花木兰》《心灵奇旅》等多部年度关键电影在Disney+上线。而北美的电影院目前只有四成开门,排名第二、第三的Regal和喜满客全面停业,基本处于失语状态。

但北美与国内市场不同。一方面,根据艺恩数据,目前全国影院复工率在九成以上,截至10月底有票房数据的影院就有11722家,最高75%上座率也能满足影院运营,话语权并未动摇,对电影来说也显然是代表着更大回报的选择。

另一方面,国内市场的用户付费情况是限制线上视频营收的关键因素,且不说Disney+会员观看《花木兰》29.99美元的天价,国内几家视频平台此前超前点播收费都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,整体来看对会员费之外的付费是比较抵触的。让会员们花高价在线看电影,用户心理就是第一关。

院线积压空间、市场认可度和付费欲望低等多方面客观问题,以及自身头部内容缺失、回报天花板明显等现实情况,成为下一阶段PVOD模式推广必须面对的阻碍。PVOD模式在国内至今还没有真正票房口碑双赢的代表作品,受限于诸多问题,短期内犀牛君并不看好这一模式的前景。

PVOD模式还需要探索属于自己的路,要找到更适宜线上播出的内容、逐渐打通用户付费,也需要家庭播映技术带动和知识产权环境等客观条件,都是一个很长的过程。《冷血狂宴》或可视为其中的一次实验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上内容,由黑河市夏瓶公司收集并整理。